堂前茶几

脸和岳云鹏一样大的非主流画手&写手。

© 堂前茶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《军刀》

原来链接就是敏感词,无能为力了~链接我在微博发了

除夕了 ,祝愿全天下的侠士都能和亲爱的人们一起吃上热乎乎的年夜饭,(¯﹃¯)。P3分享一只孤单寂寞冷的东皇太鸡 。

忘人语 5 (完)

晴明翻身躲过,白猿从他身边掠过,冲到院中黑影的身后。

黑影往前轻轻走了两步,酥软的雪地上留下几个干净的足印。

两人都已经停止了咒语的吟唱,晴明站起来,打开扇子挡在胸口说道:“是你啊。”

“很惊讶吗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黑晴明呵呵笑道,伸手抚弄着一旁的白猿。“你就这样看着吗,晴明?还是因为没带式神,所以害怕了?”

晴明赤脚走下雪地,说道:“是有把握才来的。”

“哦?”

“有一件肯定能夺回羽泽大人的东西嘛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到时就知道了。”

一黑一白的两人对峙在雪地当中,在他们中间是一头茫然又痛苦的白猿。

晴明左手手心夹着一张纸片封在唇上,右手捏指决贴在左手的...

忘人语 4

夜风中的绿萼香气冷冽袭人。博雅到底还是跟着晴明一起来了。

和室门口放着一张案几,案几上是几碟还冒着热气的点心,一旁的小炉子上温着两壶酒。

“喝酒。”博雅举起瓷白色的酒盏。

晴明吞了一口热酒,眼睛像是狐狸一般,谐趣地瞄着羽泽昴。

羽泽昴坐在和室内,离两人稍远。穿着一件极为宽大的羽衣,将整个人包裹在当中,哪怕是喝酒,也只是小心翼翼地伸出两根手指捏住酒盏,缓慢而谨慎地送入口中。

“月夜下的雪景太美了。”晴明感叹道。

“嗯。”

连羽泽昴也微微颔首。

“博雅,带笛子了吗?”

“总是带着的嘛。”

“吹一首吧。“晴明的语气根本不是询问。但博雅却习以为常,毕竟这般美景下,若能吹奏一曲也是件...

忘人语 3

牛车行走在覆着薄冰的地面上,寒风不时从竹帘的缝隙中钻进来。

摇摇晃晃的车厢中,源博雅和安倍晴明并肩而坐。每当他们的肩膀碰在一起的时候,博雅都会歉意地直一直身子,反而是晴明浑不在意。

说起安倍晴明,这个男人是阴阳寮中的博士。几乎什么样的难题都能解决,大家都这么说。不过想要找到他,必须是源博雅才行。

这次也是因为博雅的拜托,两人才会在这样的严冬远行啊。

晴明今天换了身纯白的狩衣,与外面飘飞细雪相映,更显得清冷。好在晴明带了一名小小的童子,手上的风车呼呼地吹出阵阵暖风,才使这趟旅途令人感到舒适。

“是式神吗?”博雅问道。

“是啊。”手指挑开竹帘的晴明收回了视线,“古笼火。”

“古笼...

速涂
福山润的声优梗——茨木鲁路修

祈愿茨木,今天连抽四十张,一个ssr都没有都没有都没有!!!心累……

忘人语 2

“说起来,羽泽大人自从宫内歌会之后,便去往高野山隐居了。”

晴明的视线从窗外重又回到博雅身上。“高野山?”

“听说在寺庙旁的小木屋中清修,对于和歌想要更加精进。”

“宫内歌会?”

“啊,对了,那时你去降服八歧大蛇,并不在平安京。”博雅轻轻一合掌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“要说事情,倒也并不奇怪,羽泽大人一如既往的夺魁了。”

“上个月吗?”

“上个月。”

晴明若有所思,狭长的眼睛里闪过一点光芒,看上去更像一只狐狸了。

“素手拈花葬情长,相思已亡懒贪欢。”博雅仿佛回到了枯树残叶下的初冬,身形削弱的少年站在树下,轻轻折断枝干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羽泽昴绵长的音调却...

忘人语 1

1

· 人设是大神梦枕貘的

· 形象是永远不出ssr的网易爸爸的

· ooc是我的


源博雅是被蝴蝶邀请来的。

“来喝酒吗?”

湛蓝色的小蝴蝶萦绕在源博雅面前,是晴明的声音。

“啊,好啊,何时?”

“今晚。那就这么定了。”

“好,我会带上香鱼。”虽然明知面前只是个式神,博雅还是郑重地点点头,像是晴明就站在他面前一样,真是个正直的武士。

蝴蝶不再说话,绕过博雅的肩膀飞远了,扇动的翅膀像是少女穿着的绯袴。这是晴明前次救下的蝴蝶,之后就成为了他的式神。

“会下雪吧?”晴明吃了一口面前的烤鱼。

“会下雪吧。”博雅看...

张歧邪:我比你高。
琨儿:你小时候穿裙子。
张歧邪:我比你帅。
琨儿:你小时候穿裙子。
张歧邪:我下墓手比你肥。
琨儿:你小时候穿裙子。
张歧邪:能不提裙子吗?
琨儿:你爸叫你小糖果。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张歧邪:……友尽!

《烬燃时间》吴邪的私♂密日记 ④ <谁家过年不吃肉也得喝口汤啊标题这么长有人看完吗>

张启山横跨在吴邪腰际,凌乱的衬衫挂在两肩,敞开的衣襟内是古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肌肉,偏偏月光如水般倾泻在这具阳刚的躯体之上,两厢对比更多了些让人面红心跳的趣味。

本已瘫软的吴邪忽然不知拿来的力气,伸手拽着张启山的衣领,猛地把他拉向自己。张启山衣服脱了一半,要不是反应快及时撑住床垫,差点就撞在吴邪身上。几乎是同时,吴邪已经轻轻咬住张启山的下唇凑了过来。

今天怎么这么积极?张启山勾起嘴角,却被吴邪察觉到了笑意,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。张启山翻身把吴邪放在身上,像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抱住,手掌顺着温玉似的身体朝下抚去,指尖挑起家居裤一径伸进去。

吴邪也不甘示弱,紧贴着身子往上攀了攀,干脆用脚趾去勾张启...

1 / 12